諾毛爾怪物En(上):被控性侵的南韓文學巨擘

諾毛爾怪物En(上):被控性侵的南韓文學巨擘

女性揭露自己遭性侵經歷的「我也是」(#MeToo)運動,在南韓社會迅速蔓延開來。 圖/路透社

超平凡少年的逆袭

始自女檢察官徐智賢公開自己被法務部主管非禮,並因申訴而遭調職報復後,女性揭露自己遭性侵經歷的「我也是」(#MeToo)運動,在南韓社會迅速蔓延開來。藝文界和學界,幾乎每週都有5、6人出面指控「名人狼爪」,屢屢投下輿論震撼彈。

標普、惠譽示警 美企違約率將走高

知名資深演員吳達秀,被後輩演員的嚴志英在JTBC晚間新聞直播中指控「差點被前輩性侵得逞」,起初否認的吳達秀,最後發表聲明致歉並表達願受罰。而風暴的另一頭,在獨裁時代積極投身民主抗爭,並數度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南韓殿堂級詩人——高銀——也捲入其中。

再婚蜜爱:帝少请克制 夏之寒

南韓詩人崔泳美,去年刊載在文學雜誌的新作〈怪物〉中的一段文字,最近隨着#MeToo運動的擴散,迅速傳播:

作爲文壇新人的K給了我忠告說別坐在En老師旁邊他一要看到年輕女生就會亂摸

我一下子忘記K的忠告而坐在了En老師身旁後Me too

我向妹妹借來的絲質套裝上衣被弄皺了

幾年後在某家出版社的尾牙上我看到En正在搓揉坐在他身旁的那位作爲有夫之婦的編輯我大喊道「你這賊老頭!」我膽敢衝着三十年的前輩而來然後叫完就逃走了

如果En把啤酒杯丟向我新買的黑色背心會髒掉吧我拉起大衣衣角從麻浦的餐廳走出來

蔡明忠:堅信加密貨幣時代一定會來臨

發行了100本詩集的DA 300

超級巨龍進化

「En就像水龍頭一樣,一打開就泄出來但流出來的水怎麼會是屎尿呢」(還在我們這圈子時)時常反咬他的小說家樸老師也因En的身軀越形龐大成爲怪物而閉上了嘴

蔡政府執政7年半 立委轟:連1個勞保年改方向都提不出

可憐的大衆還不知道自己喝下的水是屎尿

每當En的名字被提名到諾毛爾獎候選人上我就會想En得諾毛爾獎的事真發生的話我就要離開這國家我不想活在如此骯髒的世界上

计划推翻部分药品专利,为降药价美国政府再放大招

養出了怪物後要怎麼擒拿怪物呢

今天全员神射手?男篮首节11罚10中 命中率超9成

詩作公開並在網上傳開來後,輿論很快就根據內容,從「發行百本詩集」、「30年的前輩」、「諾毛爾獎」(影射諾貝爾獎)等關鍵字臆測出,性騷擾的主角可能是高銀。

從「發行百本詩集」、「30年的前輩」、「諾毛爾獎」等關鍵字臆測出,性騷擾的主角很可能就是高銀。圖左爲崔遊美,右爲高銀。 圖/維基共享

聶永真為台北101信用卡換新裝!以線條與漸層重塑新形象

〈怪物〉一詩引起爭議後,另一位男詩人柳根,在自己臉書上具名錶示:高銀過往已有多次性騷擾行爲,當事人的否認不符事實。他更對文壇與輿論爲高銀捲入性騷擾風波事甚感「訝異」,而覺得不耐。

柳根更反問:

電動農機讓維修變簡單了! 宜益與臻禾的中小型農機電動化分享

言下之意透露出,南韓文壇對長期存在的性騷擾惡行不聞不問,甚至視爲理所當然。

中職/味全龍26日封王遊行 路線圖來了

「把他所有不符道德的醜聞都包裹住,擁護他、並把他偶像化爲當今我們國家的文學代表與韓國文化象徵的那些人,現在又在幹麼呢?」 圖/維基共享

中職/各隊應援曲都在他的腦內資料庫 劉基鴻沉浸在守備

隨着爭議越演越烈,鋒頭上的高銀,終於在2月6日向媒體首度表態:

「大約是在30年前,應該是某個出版社的歲末宴上,是幾位文人齊聚的公開場合,我喝了酒,爲了給人鼓勵,才抓住了手…雖然我沒有意圖要性騷擾,但若就當今標準,被認定爲性騷擾的話,那我認爲自己有錯,並予以懺悔。」高銀在接受《韓民族新聞》電訪中表明立場。

同一天,寫出〈怪物〉的崔泳美詩人,也決定接受JTBC晚間新聞的直播專訪。

訪問一開始,崔泳美表示。〈怪物〉確實是首諷刺的詩,她的文學創作會以他人或自己的經驗、事實爲基礎。儘管如此,還是會有若干誇張之處,硬是與現實狀況相映,仍有困難。

但之後,崔詩人的謹慎語境,隨着孫石熙主播的提問出現變化。「但今天被指涉爲當事者的詩人,也做出了迴應…對此您如何看待呢?」孫石熙問道。

崔泳美迴應:

「他是慣犯,不是隻有一兩次,真的是好幾次…」受孫石熙主播訪問的崔泳美。 圖/截自《JTBC》

她更透露,文壇中,若女性作家拒絕服從男性的性騷擾或戲弄,將遭遇報復:「在文壇中,有大型文藝雜誌,那些雜誌的編輯委員們,在編採會議中,對拒絕自己要求(性騷擾)的女文人,就不會再請她們寫詩刊登了。」

第三屆安永新世代寰宇領袖菁英會 啟動家族治理、永續傳承

「就算她出了作品集,雜誌上有關作品集的內容,也一句都不提。之後若還要發作品集,因爲原稿必須寄給發行大型文學雜誌的出版社,不管是寄詩集還是小說,這些稿子都不會被採納…這種事反覆上演了10年、20年,這樣她的作家生命就幾乎結束了…」崔泳美說道。

她認爲,就連自己寫作這篇〈怪物〉,是受雜誌社睽違10年邀約,才創作出來,這可能與自己過去拒絕某人的非禮有關。而對女性下手的文壇人士,有10多位,還有比這更大規模的人受害,當中以單身或年輕女性居多。

經過1個月後,高銀在3月4日,透過英國出版社向《衛報》發出個人立場,否認自己有長期性騷擾的陋習,堅稱自己清白,並表明不會因此中斷寫作。

但高銀同時透過這份表示:「對過往非出於自己本意,卻造成女性痛苦的行爲『深表遺憾』。」但是什麼樣的行爲,對他人造成不快回憶,高銀本人並未多做說明。只是,更具體的指控,持續朝他而來。

外交部:关于李辉特使明年出访安排,目前没有可以提供的信息

——(接續下篇/諾毛爾怪物En(下):文壇沉默的醜陋性犯罪現場)

曾经的印度第一大智能机品牌Micromax现状堪忧

——(接續下篇/諾毛爾怪物En(下):文壇沉默的醜陋性犯罪現場)

「在文壇中,有大型文藝雜誌,那些雜誌的編輯委員們,在編採會議中,對拒絕自己要求的女文人,就不會再請她們寫詩了…。」 圖/路透社